三农直通车首页 三农网址大全 RSS订阅

供求发布 农博士信箱

忘记密码

120不出车致病人死亡 称人死是个人造化

2012年09月24日 来源:凤凰健康 责任编辑:zengminglian

  人民网湖北十堰电母亲突发疾病,儿子拨打卫生院急救电话,遭遇踢皮球,救护车没有出车,母亲不幸离世。儿子多方为母亲讨公道,求一个说法,事情过去近半年,仍未得到解决。 

  近日,十堰市郧县柳陂中学教师陈立波联系本网记者,讲诉了半年的遭遇。 

  事发:夜发疾病呼叫120 未出车 

  35岁的陈立波,家住湖北省十堰市郧县柳陂镇青龙山村六组,是郧县柳陂中学一名语文教师。 

  今年3月5日,22时45分左右,已经入睡的他被老父亲叫醒:“海波子,快打电话叫救护车,你妈妈不得了了。” 

  当即,他从床上跳下来,冲到母亲房间查看情况,并立即拨打了郧县柳陂镇卫生院120急救电话(显示为7477120,前面系区号)。 

  “值班人员说我应该拨打医院五楼电话7477397,就直接挂了”,陈立波回忆,在接通五楼7477397电话后,另一名值班人员又告诉他应该打7477120。 

  在此之前的22时35分,陈立波父亲也遇到情况相同。 

  记者查询陈立波和陈父的通话记录,陈父打了两次7475120(一楼120值班室),时间是分别是22:32:42、22:35:15 ;三次7477397(五楼住院部医生值班室),时间分别是22:37:36 、22:40:46 、22:53:55 。陈立波打了两次7475120,时间分别为22:45:43 、22:54:56 ,一次7477397,时间为22:47:17 ,中途还有一次打给郧县人民医院的急救电话,时间为22:49:23。 

  “急救电话在镇上早已家喻户晓,可是为什么我打就不出车?”至今,陈立波都想不通。 

  他说,自己家属于柳陂镇管理范围,离柳陂卫生院只有十公里路程,急救车五六分钟就可以赶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22时49分,陈立波拨打了二十公里外的郧县人民医院急救中心的电话。 

  “拨通了对方的电话,工作人员称说清具体的住址后县医院那边说派车过来。”陈立波说,这期间,母亲一直在哭喊呻吟,但镇上的120救护车依旧没有反应。 

  23时24分,父亲告诉陈立波:你妈估计不行了。此时,离陈家第一次电话求助近50分钟,镇里救护车还没有来。 

  23时54分,郧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到了。 

  “两个医生拿着两个氧气袋子,拎着药箱进屋,在我妈的心口听了听,检查了一番,又查看了一下眼睛,说人已经死了。”陈立波说,自己当时懵了,对医院来说并不太难的事,却因120拒绝出车而少了一个人。

  维权:不管省里市里,还是我们说了算 

  “母亲有冠心病医院是知道的,为什么还拖拖拉拉。”陈立波说,出事前一天,母亲还在医院住院,出事当天,母亲是在得到医生同意后,从镇卫生院回来,准备换完衣服后第二天再回医院。自己在打120急救电话的时候也给值班人员说明了母亲患病情况。 

  为了给母亲讨说法,此后近半年,陈立波走上了维权之路。 

  3月9日,陈立波写了《郧县柳陂卫生院为何见死不救?郧县人民医院救护车为何这么慢?》,3月19日,写了《如此说法,如何了得?》分别在当天投入厅长信箱。 

  湖北省卫生厅分别于3月12日、3月22日,回复了信件,称“将信件转给十堰市卫生局处理中”。 

  3月16日上午,郧县卫生局医政股的杨金成股长通知陈立波和其父亲去卫生局调解其母亲事情,“我们去后,杨股长也没通知柳陂卫生院的领导到场。” 

  “他说,我妈妈的死是她自身的造化,个人寿命的问题。柳陂卫生院的7477120不出诊救治是医疗条件有限,不是什么大事,无非就是没有去,如果7477120去了你妈妈死了,你们还耍什么赖皮?” 

  “至于7477120的值班医生,我们内部会做停岗处理。柳陂卫生院能负什么责任?就是负责任也是很小很小的责任,这种事情我见得多了。” 

  陈立波称,在他说完柳陂卫生院的7477120拒绝出诊,是失天职丧医德、漠视生命的行为后,“杨股长说:你还是个人民教师,怎么会说如此过分的话!”陈立波称杨股长还说:“你不管向市里、省里随便哪个部门反映,最终根据属地管理的原则还是我们县里解决,还是我们说了算。你跟单位打官司,你个人也打不赢。你还是回去好好想,想不好多想几天。” 

  3月22日,陈立波向媒体求助。“十堰电视台新闻110的记者采访了此事,也被医院找人将此事摆平。找省报记者也都无果。”陈立波介绍。 

  3月30日,郧县卫生局的李涛和陈立波在学校约见。李涛说卫生局的意见是:郧县柳陂卫生院和郧县人民医院都是救护延迟。 

  4月23日15时51分和16时04分,陈立波收到十堰市卫生局两条相同的回复,回复称:你反映的问题,我局已经转卫生局调查,经调查你反映的情况属实,我局已经责成卫生局对相关责任予以处理;关于经济赔偿问题,请与郧县卫生局联系协调处理,若协商不成,建议你向法院起诉。 

  “可是,直到现在厅长回复无人落实,母亲的死一直无人问津!”陈立波无法理解。 

  5月18日,陈立波和父亲约见了柳陂卫生院的院长徐家宏等人。徐家宏和陈立波父亲起了争执,徐家宏说:“卫生局就是我老子,老子不替儿子说话,还替你说话?……” 

  据陈立波介绍,5月31日,郧县卫生局副局长高存彦一行和他在柳陂镇政府协商此事,在划分责任上卫生局和医院始终不肯承担相关的责任,最后中止协商——赔偿十万,“同意就接受,不同意就没有谈判的机会。” 

  在之后的电话协商中,徐家宏称“就是国家主席来了也没用……”(据当事人陈立波录音) 

  目前,此事仍在解决中。

本文标签:
分享到:
更多